重要新闻

正能量│一家两代三人,耕耘在希望的田野上........

2018年04月03日 浏览量: 评论() 来源: 沧州职业技术学院官微 作者: 刘宇轩 刘冲 陆莉 尹微

天下之本在国

国之本在家

家之本在身

——孟子

母亲——最伟大的人

1935年10月,古老的中华大地如睡狮一样鼾声大作。那时的北京古老庄重,晨钟暮鼓声悠悠扬扬,德胜门外的一座四合院里哇哇坠地了个女娃儿,给这个书香门第平添了不少喜悦,这个女娃儿就是我们今天要讲的主人公之一——陈秀清老师。她出生的时候,上面已经有两个姐姐,她是家里最小的小丫头。幸福的故事如果就这样一直继续下去那该多好,这样的幸福却只持续到陈秀清六岁的时候,家中突遭罹难——陈秀清的父亲因肺病去世,时年只有33岁!年轻的寡母拉扯着三个女儿在艰难中度日。那时的陈家虽然中落,但陈秀清的母亲仍然想尽一切办法让孩子上学,只有上学孩子才会有前途,才会有出路,才会在未来用所学的知识,改变这个满目疮痍,遭受日寇蹂躏的国家。

这张照片是陈奶奶与她的初中同学在北海公园的合影,那时的陈奶奶就读于北海公园北面的北京佑贞女中。陈奶奶拂着照片说:“我们学校是所法国教会办的教会学校,那时放学或者休假,我们几个好伙伴,就去北海,琼华白塔倒映海面,爬上景山能望见整座故宫。”

▲看到这些照片是不是有满满的时代感,这段老视频的拍摄地点正是陈奶奶当年留影的地方

见证——解放、开国大典

1949年的1月份出奇的冷。十几岁的陈秀清早上隔着门缝看见了不一样的光景——满街的解放军、墙上贴着大标语。那时她才明白北平已经解放啦!之后的日子里与往常一样,上课,回家,但是她却在内心有种隐隐地感觉——天气不再像以前那样冷啦。“我参加过1949年的开国大典!”陈奶奶自豪的说到。她至今还清楚的记得自己站在天安门广场的什么位置上。“大典是在1号下午举行的,我们站在广场上,我清楚地看到了毛主席、周总理在高大的天安门城楼上,当我们听到毛主席向全世界庄严宣布:‘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成立了!’我哭了,我们哭了,人海沸腾了,那晚我一夜未眠,我想全中国4亿人民与我一样一夜未眠。”

▲图片来源网络

土地——与梦想结伴而行

1955年夏,一列南去的火车疾驰在河北大地金色的麦田上,那时陈秀清带着希望,带着家人的殷殷叮嘱来到了河北农业大学,开启她四年的大学农业学习生涯。

当我问到陈奶奶为什么要学农呀?陈奶奶说:“那时候去农业院校学农是不用花一分钱的,我要给家里减压呀,孩子。” 她说:“1959年毕业之后,我都没歇暑假,背着行李就被分配到了津沧专区农业研究所(现沧州职业技术学院沧州农科院),张所长问我:‘小陈,你愿意研究什么作物呀?’我说道:‘那我研究经济作物——大豆吧。’这一研究便是整整六十年。”

陈秀清1983年主持选育省审品种冀豆3号,冀豆5号,两品种在生产中抗性强,丰产性好,深受农民喜爱,并于1984和1989年获得省科技进步三,四等奖。多次获市先进和优秀共产党员称号。

刚到沧州地区农科所时,只有一排平房没水没电,不远处只有一口井,那水涩的发紧,人畜共用。研究室里没电灯只能用煤油灯。农科所就在一片庄稼地里,那庄稼地一望,望不到边。陈奶奶最初工作的几年,便是在这样艰苦的环境里研究她的大豆的。同时,在丰收的季节里也与自己的大学同学陆锦池喜结连理,小两口在一起工作啦!也成为当时最让人羡慕的一对儿。

▲陈奶奶翻看相册时,总是拿右手盖着的那张照片,其实是她与陆爷爷的结婚照

陆爷爷是上海人,在解放前家里有纺织厂,有私家车,生活优渥。后来公私合营,他自食其力,很快的适应了这种生活改变。起初陆爷爷被分配到邯郸农校做教员,两口子聚少离多,直到1963年组织才把陆爷爷调到沧州农科所,陆爷爷多次获得先进工作者称号。他把自己的一生,无私地奉献给了沧州农业事业,是老一辈知识分子中爱岗敬业的典型代表。深入钻研作物育种技术,有着深厚的理论水平和丰富的实践经验。尤其在高粱三系育种领域成果丰硕。曾培育出冀杂三号、沧粱二号、沧粱四号、沧粱六号等高粱新品种。主持培育的“冀杂三号”高粱品种,优质高产,是沧州地区农科所自主培育的第一个农作物审定品种,被大面积推广应用,获得沧州地区科技进步奖。为沧州的农业发展做出了突出贡献。

▲陈奶奶与陆爷爷的结婚照

▲四十五周年蓝宝石婚合影

▲五十周年金婚合影

传承——盐碱地上的两代辛勤者

积善之家,必有余庆——他们膝下有一女一子。陆爷爷连续十一年去海南南繁,(南繁是我国作物育种的专有术语。意思是利用南方冬季大陆所不具备的光温条件对育种材料进行繁殖加代。比如大陆冬季(10-次年3月)水稻无法生长,在南方刚好完成一个生长季节。南繁不仅可以加快育种进程,而且可以利用不同的生态和土壤环境对杂交后代进行加压筛选,寻找到适用性广的材料,提高育种效果。)一去就好几个月。十一年来从未在家过过年。陈奶奶一边搞科研,一边照顾一双儿女。陈奶奶说:“冬天单位分棉花柴,一家四垄,女儿跟我用镐刨,儿子太小干不了只能在后面跟着,别人家都干完了,我们还没干完,我仍旧拉着车女儿在后面推。”这样舍小家顾大家,把工作任务视为生命全部的父母,在幼年的姐弟俩的心中烙上深深的印记。1983年女承父业的陆莉也来到沧州农科所工作,此后35年间一直从事冬小麦遗传育种工作。在课题组科研人员共同努力下曾获省科技进步二等奖1项,省科技进步三等奖5项。参与选育省审新品种14个(国审品种一个),2006年获沧州市第五届专业技术拔尖人才。儿子陆雷起初在企业工作,后买断工龄自谋职业,为改革开放做出了自己的贡献。

▲50年代的陈秀清老师在麦田,2016年的陆莉在麦田——跨越半个多世纪

八十年代陈奶奶、陆爷爷退休之后,劳碌了一辈子的老两口过上了属于自己的悠悠时光。陈奶奶也经常回北京参加同学聚会。回忆那豆蔻年华,回忆那北海景山,回忆那京腔胡同的叫卖声,回忆那不灭于宇宙之间的恰同学少年,风华正茂;书生意气,挥斥方遒的诗人情怀。

家风——为生民立命

我们经常看到陆莉老师在工作之余扛着相机拍出各种工作、生活之中的美片,我经常想是怎样的家庭将陆莉老师培养成既热爱工作又热爱生活,把日子过成诗一样的人呢?我们看到陈奶奶的那一刻找到了答案,虽然她已是八十六岁的耄耋高龄,但是陈奶奶仍然衣着整洁,发型一丝不乱,言谈举止间无时无刻都展现出老一辈知识分子的涵养,当一谈到陆爷爷的时候,还流露出女孩般的羞涩。我们想正是因为有这样的家庭才能培养出来这样的热爱生活、热爱世界、能够感受美发现美的女儿。

▲母女俩

▲上世纪七十年代末在农艺所新房前

▲2012年陈秀清奶奶一家子的合影

广大家庭都要弘扬优良家风,以千千万万家庭的好家风支撑起全社会的好风气。

——习近平总书记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
友情链接:沃里克网  狮心王网  我爱网  开朗网  网站地图